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浪茫茫庐的博客

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,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◇生活中的信条: ★一个中心:一切以平安健康为中心 。 ★两个基本点:做事潇洒一点,看世糊涂一点。 ★三个忘记:忘记年龄 ,忘记过去 ,忘记恩怨 。 ★四个拥有:一定要拥有真正爱你的人 ,拥有知心朋友 ,拥有向上的事业 ,拥有温暖的家 。 ★五个要:要唱 ,要跳 ,要笑 ,要俏 ,要苗条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  

2015-11-03 13:31:34|  分类: 绘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俗话说:头伏萝卜二伏菜,阳历八月中旬是播种白菜的季节。郊区的农民们每家每户没有几分地,不必用大块的时间作物,只是在自己一早一晚闲暇的时候趁着天儿凉快,潮湿白菜籽儿撒上了,有三五天功夫,嫩嫩的两瓣儿的小苗就调皮的孩子般的从土里摇摇晃晃的冒了出来。

天热正是小虫子活跃的时候,小小的嫩苗经不起蟋蟀的大嘴的糟蹋,靠近道边的人家就细致的用小竹竿支起塑料的围栏,不用太高两三乍高小虫子就祸害不了了。

远远望去那末绿色还不成规模,不过小苗长得快,一天一个样,你三五天不去地里,傍晚散步时只那么一抬头,满地的翠绿就会打你的眼,细细的看去,已经抽出了两三片皱皱的深绿的小叶子,开始有些白菜的样子了。一棵棵个子变大了,就显得挨挨挤挤的了。

这时候有时间的农夫们就开始间苗了。一个个蹲在地里,或是搬一个小凳子在土地里坐着,伸手把挨得近的,细弱的小苗轻轻拔起来,然后交到另一只手里捏着,当攒够一小把时就放到地边,小苗还太小只要晒一上午就干缩的看不见了。

再过三五天,临近中秋节了你再看小苗都变成了一扎来长,白菜的茎也显出了清白的模样,深绿的白菜叶子更长了,一棵小白菜握到手里已经有了一小把,这时候需要再一次的间苗。现在间苗就不用蹲着了,只要弯着腰一颗一颗从根部捉紧使劲儿的一提白菜就被拔起来了,一会儿就能拔起一大把。

这时候的小白菜可舍不得扔掉了,一把一把的码得整整齐齐的,不吃,就光看着也心清气爽。更何况小白菜更有秋后的大白菜没有的另一番独到的香了!

把白菜的叶子一片一片的剥下来,细细的用清水漂洗干净,然后只要用开水焯一焯。再放到凉水里漂洗一遍,洒上盐腌十分八分的,用手稍稍的攥一下挤挤水,大刀粗粗的切一下,捣上蒜末淋上点香油,撒一点醋搅拌均匀,那股清清的香气自然的就飘散出来了,夹一小团儿放到嘴里细细的品味,绵柔又有咬头的皱皱的叶子,爽脆的帮子是少有的时令小吃。

一时吃不完,也可以把它细细的剁成末儿,配上粉条鸡蛋虾皮,多放点油包成素馅儿的水饺,放到锅里只煮一两个滚儿就可以捞到盘子里上桌了:雪白的饺子皮儿隐隐的透着碧绿的馅儿,看着就喜人!

吃烦了咱可以再换换样儿,把白菜撕成大片儿,大葱红辣椒用油炸了把小白菜放进去爆炒,又是一番风味。或是把生白菜一层雪花梨一层,红剁辣椒一层,码放在泡菜罐子里,三五天之后就可以吃到酸溜溜辣丝丝的泡白菜了。

初秋的白菜自自然然,爽爽利利;柔柔绵绵没有一丝魅惑的渣滓,就像我们自自然然的爱,无需矫饰,却一样动人;不必刻意思想,而你的身影就在我的心里。


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卖秋白菜农妇自述
丈夫拉菜我出摊,自产零销挣倆钱。
起早贪黑迎顾客,风吹雨打啃凉馒。
生剥乱拽轻声劝,道四说三若等闲。
进账心中全有数,栽培用款卖翻番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卖菜翁
两鬓苍苍摆地摊,富余青菜换零钱。
家园苦育施积粪,茎叶生虫土法歼。
不虑残留污染物,无忧农药祸肠肝。
天然绿色须臾尽,坐赶驴车返北山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世俗白菜
刘文波
  白菜很普通,这是一种充满世俗味道的蔬菜,一如平凡的人,平凡而有味的生活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经了霜的白菜如人到中年,没有了浮躁与火气,将所有的峥嵘、锋芒内敛为馥郁和充实。
密植着繁茂的心事,向内心生长,在内里生花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过去,农村几乎家家都要种白菜。从立秋下种,到小雪收获,要经历八个节气的孕育。这段日子里,白菜娉娉袅袅地长在农家的地头、院落,成为一首小令、一首长调。别看白菜还小,从初生到刚长出几片肥硕鲜嫩的绿叶,便繁衍着农家饭碗的清香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清晨,母亲踩着晨露摘下一筐嫩苗,回家洗净准备下锅,心急的父亲往往先用焦黄的煎饼卷起几棵嫩叶,吃得齿颊生香。母亲则是将洗净的小白菜用热水汆一下,切成细末,再加豆面,做成白菜小豆腐吃。豆香、菜香很能打牙祭,熨帖胃肠的。一顿吃不上,下顿用麻油、葱花、姜丝炼锅,炒着吃,比原来更有滋味。

 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过了小雪,菜窖里屋檐下,挨挨挤挤地堆满了青绿的白菜。
如同院子里成山的柴火一样,让人感到今冬温暖无忧,安眠稳睡,不必再担心大雪封门了,因为那是一冬的菜蔬。
  母亲常将未卷结实的白菜洗净了,腌成咸菜,十几日,菜叶通体微黄,酸咸可口,拌和着粗茶淡饭,将清清淡淡的日子调剂得活色生香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卷得结结实实的大白菜,如同庄稼人的言谈举止一般实在。母亲能变换出多种花样做成一日三餐。
蒸、闷、溜、炒,不变是白菜,丰盈的是日子。白菜的宽厚大度,让冬日的农妇有了施展自己的余地。
而其中最顺口的是母亲做的蒸白菜。进了腊月,蒸上一锅大白菜,悠悠的日子就这样有滋有味地过去了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蒸白菜做法很简单,将三两棵大白菜洗净外面的叶子,备好料,油盐、葱姜、桂皮、豆瓣酱,炼锅,将白菜一片片地下锅细火闷炖。经济宽裕时,买几斤猪大骨,或者宰只自家喂的小笨鸡,先将鸡或骨头蒸至八成熟,再下白菜炖。
这时炖出的白菜香而不腻,久吃不厌。客人来了,捞上一碗白菜,再用一层嫩嫩的鸡脯肉盖在菜上,就满眼是肉了。如群山落雪,层次分明,能上得了酒宴大席的。也很能调动我们的馋虫,肉香诱人啊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如今酒店名厨做出吊人胃口的满汉全席,也能端上一小盘调人胃口的鸡扎白菜、
酸白菜,清清口舌,让人感到形单影只的寒碜,原先白菜退守跑龙套的小角色,
却让一些叫不上名来的野味海鲜占据一席,让我们的味蕾嗅觉失调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所以说,那些最廉价的,或许是最昂贵的;那些最普通的,或许是最长久的;
最淡然的,或许是最亲近的。酒山肉海里最能熨帖我们肠胃的,其实还是那一盘母亲腌渍的酸白菜、蒸白菜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齐白石老人的白菜萝卜同样也可以入画,白菜萝卜俗得可爱,有世俗的烟火味,
拍卖会上,拍出了天价,这其实背离了白石老人的心,此时,白菜已与世俗无关。

 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菜花(孙犁)
①每年春天,去年冬季贮存下来的大白菜,都近于干枯了,做饭时,常常只用上面的一些嫩叶,根部一大块就放置在那里。
一过清明节,有些菜头就会鼓胀起来,俗话叫做菜怀胎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慢慢把菜帮剥掉,里面就露出一株连在菜根上的嫩黄菜花,顶上已经布满像一堆小米粒的花蕊。
把根部铲平,放在水盆里,安置在书案上,是我书房中的一种开春景观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菜花,亭亭玉立,明丽自然,淡雅清净。它没有香味,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异味。色彩单调,因此也就没有斑驳。
平常得很,就是这种黄色。但普天之下,除去菜花,再也见不到这种黄色了。
4今年春天,因为忙于搬家,整理书籍,没有闲情栽种一株白菜花。
去年冬季,小外孙给我抱来了一个大旱萝卜,家乡叫做灯笼红。
鲜红可爱,本来想把它雕刻成花篮,撒上小麦种,贮水倒挂,像童年时常做的那样。
也因为杂事缠身,胡乱把它埋在一个花盆里了。
一开春,它竟一枝独秀,拔出很高的茎子,开了很多的花,还招来不少蜜蜂儿。
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这也是一种菜花。它的花,白中略带一点紫色,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。
它的根茎俱在,营养不缺,适于放在院中。正当花开得繁盛之时,被邻家的小孩,揪得七零八落。
花的神韵,人的欣赏之情,差不多完全丧失了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今年春天风大,清明前后,接连几天,刮得天昏地暗,厨房里的光线,尤其不好。
有一天,天晴朗了,我发现桌案下面,堆放着蔬菜的地方,有一株白菜花。
它不是从菜心那里长出,而是从横放的菜根部长出,像一根老木头长出的直立的新枝。
有些花蕾已经开放,耀眼地光明。我高兴极了,把菜帮菜根修了修,放在水盂里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我的案头,又有一株菜花了。
这是天赐之物。 家乡有句歌谣:十里菜花香。
在童年,我见到的菜花,不是一株两株,也不是一亩二亩,是一望无边的。
春阳照拂,春风吹动,蜂群轰鸣,一片金黄。
那不是白菜花,是油菜花。花色同白菜花是一样的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一九四六年春天,我从延安回到家乡。经过八年抗日战争,父亲已经很见衰老。
见我回来了,他当然很高兴,但也很少和我交谈。
有一天,他从地里回来,忽然给我说了一句待对的联语:
丁香花,百头,千头,万头。他说完了,也没有叫我去对,只是笑了笑。
父亲做了一辈子生意,晚年退休在家,战事期间,照顾一家大小,艰险备尝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对于自己一生挣来的家产,爱护备至,一点也不愿意耗损。
那天,是看见地里的油菜长得好,心里高兴,才对我讲起对联的。
我没有想到这些,对这幅对联,如何对法,也没有兴趣,就只是听着,没有说什么。
当时是应该趁老人高兴,和他多谈几句的。没等油菜结籽,父亲就因为劳动后受寒,得病逝世了。
临终,告诉我,把一处闲宅院卖给叔父家,好办理丧事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现在,我已衰暮,久居城市,故园如梦。面对一株菜花,忽然想起很多往事
。往事又像菜花的色味,淡远虚无,不可捉摸,只能引起惆怅。 
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 
人的一生,无疑是个大题目。
有不少人,竭尽全力,想把它撰写成一篇宏伟的文章。
我只能把它写成一篇小文章,一篇像案头菜花一样的散文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菜花也是生命,凡是生命,都可以成为文章的题目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宋元以后,士人画兴盛不衰。但士人画里面,梅兰竹菊是永恒的主角。
大白菜,古时称菘。白菜入画,我所知道最早的是徐渭画的菘,那是一棵徐渭风格的水墨白菜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荒园十亩旧离宫,浴露含霜碧几丛。莫道苦寒犹此色,本来清白是家风。”
这是画家郑午昌在其画作《清白家风》上的题画诗。对于这首诗,我也爱之不已,且与亲爱的大白菜,清白共一生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清清白白地做人,堂堂正正地生活,是不少人的内心追求,甚或是内心理想。
大白菜有洁白如玉的菜帮、青葱水灵的叶子、憨厚朴实的白菜根,好种好养活,一生里可谓清清白白,
素素朴朴,端庄大气。丹青妙手们喜欢画大白菜,大多也是取大白菜清清白白的美好寓意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齐白石画的白菜,有人间烟火气,生动鲜活,朴拙大气,老人家笔墨好,特别耐看。
齐白石喜欢画白菜,他把白菜推许为菜中之王,画得也格外好。
他笔下的白菜,即使是单纯用墨画的,也是筋叶分明、鲜嫩水灵、生机盎然的,水墨淋漓,若施以淡彩,更加鲜嫩欲滴,
再点缀上蟋蟀、蚱蜢等工细的小虫,实在是绝配。
 
原创[少买论斤多论卷,嚼霜滋味胜珍馐]国画家的白菜情缘17 - 夜行平底鞋 - 夜行平底鞋的詩書畵博客

我对白菜有着很深的感情,极喜欢吃白菜,倘若冬天里回到故乡,总会对母亲说:今晚大锅炖白菜吧!真的,母亲大锅炖的白菜有一种特殊的味道。

白菜曾是北方过冬最常见的一种蔬菜,在老家,盛夏锄了菜地的土豆后就种白菜,秋霜前砍倒,齐整整的码在墙角,经受太阳光的一段时间烘晒后,去掉外面的一些坏菜帮就可以入窖冬藏了,还可以选一些积酸菜,一冬的菜就靠它度过。

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故乡谁家不挖一口菜窖?不贮存一冬的白菜呢?

童年时期,生活清苦一些,肉少油也少,但是每逢母亲做白菜,她好像有窍门能让最平常的白菜一样的有滋有味,每一次母亲炖白菜,母亲都会在菜里掺上一点土豆,在大锅中咕嘟嘟的用文火炖着,直到菜汤很少,才盛进菜碗,一股香味诱人,母亲不忘了告诉我们:吃白菜有好处,可以解毒,可以长身体。我们就埋下头去,边喝小米粥边嚼酸甜可口的棒子面饼,白菜陪伴我们走过童年,走过最艰苦的岁月。白菜米香一直流进我们的记忆中,流进我们的心灵里。

长大后,读了许多书后知道白菜的一些知识,对白菜的感情又深了一步。我似乎明白我们对白菜的喜爱是岁月风霜磨砺的选择,是一种历史与文化氤氲的结果,一种饮食习惯总有它深厚的根脉。

白菜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,《诗经·谷风》中有“习习谷风,以阴以雨。黾勉同心,不宜有怒。采葑采菲,无以下体?”的描写,“葑”包涵蔓青、芥菜、菘菜之类,而菘菜就是白菜一类的蔬菜。《齐书》有“晔留王俭设食,盘中菘菜(白菜)而已”的记述(《武陵昭王晔传》),中药学家陶弘景在《神农本草经集注》说:“菜中有菘,最为常食。”显而易见,无论王公贵族还是平常百姓的餐桌上,白菜很早就已经成为常见的一种菜蔬了

而白菜得名还得感谢宋代科学家苏颂,他将菘菜名称改成了通俗形象的白菜名称,他在《在图经本草》介绍:“扬州一种菘,叶圆而大……啖之无渣,绝胜他土者,此所谓白菜。”宋代范成大《四时田园杂兴》中也有两首写白菜的诗,其一写道:“拨雪挑来塌地菘,味如蜜藕更肥浓。”能与蜜藕滋味相媲美,范成大对白菜的喜欢程度可见一二。美食家苏轼更是用“白菘类羔豚,冒土出熊蹯”之句来赞美,认为白菜的味美不减乳猪和熊掌之类,真乃美味也,这样的极高赞誉绝无仅有。明代李时珍引陆佃《埤雅》也说:“菘,凌冬晚凋,四时常见,有松之操,故曰菘,今俗谓之白菜。”适应能力极强而不惧风霜的白菜不光滋味鲜美,还具有松树一般的高洁情操,令人为之动容。白菜在文人墨客的笔下美名传扬。

可是童年时对白菜的认识粗浅,要是赶上过年杀猪,白菜里就可以有肉香了,白菜会更有滋味。童年时期家乡杀猪大多选在腊月,猪肉方方的切好,用大锅煮肉,炸肉丸子,都是母亲在厨下忙碌,为的是老老小小过一个喜庆温馨的年。

腊月里的白菜土豆少了,增添了一些红烧肉片和柔润嫩滑的粉条,白菜片芳香扑鼻,母亲总是将肉片夹起放进爷爷的碗里和我们的碗里,再苦再累,母亲的眼神中始终洋溢着生活的幸福

年午夜的饺子也是白菜陷,叮叮当当的剁陷声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包饺子的温暖,曾经勾起我们多少美丽的幻想。

年年白菜,岁岁陪伴,久而久之,对白菜的感情一点点的发酵着,在心灵蓄积着一段又一段难忘的情感

后来我们长大远离了乡村,乡村中的蔬菜大棚也越来越多,冬季的餐桌上青菜变得平平常常,可是白菜并没有远离乡村,远离我对它的喜爱。每一年,乡亲们总要收拾一块块菜地种些白菜,白菜的根依旧深深地扎在农村那片多情而美丽的土地。乡亲们也总会在菜窖中继续的贮藏一些白菜。于是我每一次回乡,还不时的想母亲那大锅炖白菜的特殊香味,就好像这香味历久弥新,最纯真,是灵魂深处的滋味一样。

我就对母亲说:大锅炖白菜吧!红红的火苗在灶膛内欢快地跳跃,只听见大锅内白菜滋滋地响着,如小乐曲抚慰心灵,心里就已经痒痒地,一会,厨房里满是香喷喷的滋味,翕动鼻子,这份情深深地浸入心脾,在餐桌上再喝起小米粥,什么样的珍肴美味也没有白菜和小米粥馨香,母亲慈祥的望着我们,我忽然想起了这句话:白菜的根离不开土壤,我的根在故乡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