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浪茫茫庐的博客

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,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◇生活中的信条: ★一个中心:一切以平安健康为中心 。 ★两个基本点:做事潇洒一点,看世糊涂一点。 ★三个忘记:忘记年龄 ,忘记过去 ,忘记恩怨 。 ★四个拥有:一定要拥有真正爱你的人 ,拥有知心朋友 ,拥有向上的事业 ,拥有温暖的家 。 ★五个要:要唱 ,要跳 ,要笑 ,要俏 ,要苗条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十大知名知青: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(10梁晓声)  

2015-12-11 21:58:51|  分类: 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大知名知青: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(10梁晓声) - 陈年老酒 - . 

梁晓声:知青生活是我的写作命题

陈年老酒欢迎您!

 梁晓声

        从《今夜有暴风雪》、《雪城》、《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》到《年轮》,他的作品都曾引起过轰动。 在上世纪80年代前期的中国文坛,梁晓声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知青文学中最具里程碑意义的一位作家。如今,他蜗居在北京语言大学中做学问。生活中儒雅、谦和的他,谈起当下的时代与文学,激昂中不乏忧患。日前,身在北京的梁晓声与记者在电话中长谈了近年的心路历程。
 两个家乡
     “我是有两个家乡的人,哈尔滨是我的家乡,山东荣成也是我的家乡。山东是家族生根的地方。我是这棵树上一枚飘落在东北的种子。”
   记者:您的原籍山东省荣城温泉寨村,而您父亲在少年时期跟随乡亲们闯关东定居哈尔滨,心目中有“两个家乡”?
   梁晓声:很遗憾,我一直没回到过山东荣成老家,所以我的意识中,我是有两个故乡的人。我在哈尔滨出生,那里是我的家。而父母是闯关东那一代的山东人,对山东的情感也很深厚,毕竟山东是我父辈走出来的地方,是家族生根的地方。
   记者:在北京语言大学当老师都教授哪些课程?感受如何?
   梁晓声:我现在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教中文创作与欣赏、散文写作、文学影视评论等课程。我在教学中试图将评论延伸到大文化的概念,比如评论网络文化现象。中文系教学有个尴尬,它不是教授你如何写作的,某种意义上说,出的是文学批评家,可没那么多单位提供这样的职位。写好评论是中文系学生能力的底线,否则就白学了。我不主张只评论小说,美术、歌曲、话剧这些都可以评论,希望学生们成为广义上的评论者。
  记者:很多外地的大学、机构请您去讲座,但是您很少去,出于怎样的考虑?
  梁晓声:大多数是不愿意去。因为对于文艺、文化的主张是很个人的,我如果专门讲文学创作,必须面对把它当成专业的人讲授才值得。而真正冲着文学来的人,恐怕是十分之二三,最后往往变成了泛谈,会谈到时尚、网络文化之类。也不喜欢辩论,面对观众时,要面对很多人的反问,你辩论也不是,辩驳也不是,变成了一个秀场。
  更重要的是,如果我由写东西的人变成“说话”的人,那是突破我的底线的。我不只是老师,还是创作者,要有更多时间思考。
  知青情结
  “我的一生像连环画,底色温暖。我会把写知青生活作为一个命题继续写下去。”
    记者:您也曾向现代都市题材靠拢,做出了多样化的尝试,但提起您的写作,大多数人还是会定位为“知青文学”。
    梁晓声:把我的写作定位在“知青文学”,是先入为主的印象,也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残留的印象。每当我出了新书,别人着眼点是我又写了一个“知青题材”,而我的着眼点是“知青时代”。最近为山东台写了电视剧《知青》,因为通过年轻演员表现那个特殊年代的影视作品很少,我感到忧虑。你们这一代对于那个年代几乎一无所知,我会把写知青生活作为一个命题写下去。
   记者:著名文学评论家张颐武这样评价您:二十多年来中国和世界的变化让我们改变得太多太多,但梁晓声式的慷慨陈词依然有自己的力量在。这“慷慨陈词”的内涵是什么?
   梁晓声:慷慨陈词,这大概是说我的有些作品,如《发言权》写知识分子发言后人生的沉浮,呈现了社会转型期的一些问题。有的人觉得我没脾气,还有人觉得我脾气大,那要看是对什么事。以前我常爱对官员发脾气,在某些场合变成了另外的样子。因为要抓住那样的机会强烈的表达自己的声音,才能触动他们,有所改观。而在生活中,没什么发脾气的必要。
  记者:您曾撰文说:“人生也是可以比做一块画布的。有人的一生如巨幅的画布,其上所展现的情形波澜壮阔,气象万千。有人的一生充满了泼墨式的,大写意式的浪漫,或充满了起伏跌宕的戏剧性。看他们的人生画布,好比看连环画。”那您的人生画布是怎样的?
  梁晓声:是连环画吧,不是现代漫画,而是传统的工笔。
  我是城市里的穷孩子,儿时父亲常年在外,哥哥生病,家庭居住条件也不好,自己赶上了自然灾害和下乡。但在这个画布上,底色是“温暖”。处在那种环境下,点滴的温暖我都记忆深刻,最后记住的全是他人对我的好。正因为此,我的作品也很少刻意描述人性的恶,文学的功用,对我而言,并非批评人性中恶的那种。我的笔调在于时代如何扭曲人性,并不是去用放大镜,睁大眼去看人性恶到了什么程度。
   身份认同
  “我还有堂吉诃德式的对社会发言的热情,如果说有愿望,那就是成为一个中国的,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。”
  记者:或许正因为曾有上山下乡的经历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《中国新闻周刊网》 编辑:李贤娜 星评     


 

 

陈年老酒欢迎您! 

  

 

陈年老酒欢迎您! - CNLJBLOG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